纪委监察网
首页  宣传教育
高校反腐又掀起新高潮:不到30天,6名高校领导被开除党籍
发布人:章兵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05   动态浏览次数:10

9月3日,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原党委副书记、院长马洪军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据悉,自8月1日以来,高校反腐又掀起新高潮:在不到30天的时间里,至少有5位高校领导被“双开”、还有1人被开除党籍。值得注意的是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报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曾多次发文谈高校反腐。其中,在《还高校一片廉洁天空》一文中谈到:加强对高校领导干部的管理,抓作风不搞例外,反腐败不留死角,打造经得起考验的权力,还高校一片廉洁天空。

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原院长被“双开”

9月3日,经中共云南省委批准,云南省纪委监委对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原党委副书记、院长马洪军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。

通报显示:经查,马洪军在担任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、院长期间,严重违反政治纪律,与他人串供,伪造、转移、隐匿证据,对抗组织审查;严重违反廉洁纪律,收受熊掌和长时间借用管理服务对象的车辆;严重违反生活纪律,与他人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,造成不良影响;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,利用职务之便,为他人谋取利益,多次收受他人所送现金。其行为已构成违纪并涉嫌犯罪。

通报称:马洪军身为党员领导干部,党性观念淡漠、党纪意识淡薄,其违纪行为性质恶劣,情节严重且涉嫌犯罪,应予以严肃处理。

根据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》等有关规定,经省纪委常委会、省监委委员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,决定给予马洪军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。涉嫌犯罪问题及款物由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据了解,马洪军,男,汉族,云南华坪人,大学文化,1963年4月生,1981年12月参加工作,198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2018年3月23日,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、院长马洪军接受审查调查。

不到30天,有6位高校领导被开除党籍

据悉,自8月1日以来,高校反腐又掀起新高潮:在不到30天的时间里,至少有5位高校领导被“双开”、还有1人被开除党籍。

8月5日,白城师范学院党委原副书记孙永利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孙永利,男,汉族,1962年8月出生,吉林白城人,1984年7月参加工作,1984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研究生学历。4月11日,孙永利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8月9日,赤峰学院原党委委员、纪委书记曹熙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曹熙,男,汉族,1963年3月出生,研究生学历,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人,1977年9月参加工作,198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4月1日,曹熙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8月9日,渤海大学原党委副书记、校长杨延东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杨延东,男,蒙古族,1960年1月出生,辽宁凌源人,1982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1983年8月参加工作,大学学历,博士学位,教授。2月26日,杨延东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8月16日,山西省忻州职业技术学院原党委书记晋原平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晋原平,男,汉族,1963年5月生,山西原平市人,大学文化程度。1983年9月参加工作,198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3月30日,晋原平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4月,被免职。

8月24日,锡林郭勒职业学院党委原副书记、院长特力更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、取消退休待遇。特力更,男,蒙古族,1957年11月出生,内蒙古科左后旗人,函授大学学历,1976年8月参加工作,1985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5月15日,特力更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此外,值得注意的是,近期还有一位教育系统官员被“双开”。8月21日,重庆市委教育工委原书记、市教委原主任赵为粮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赵为粮,男,汉族,1962年12月出生,重庆铜梁人,博士研究生文化,1984年7月参加工作,1986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2018年7月6日,赵为粮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多次发文谈高校反腐

值得注意的是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报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曾多次发文谈高校反腐:2015年12月,刊文《还高校一片廉洁天空》;2016年2月,刊文《反腐让高校回归净土》;2017年1月,刊文《高校反腐决不能失守》;2019年3月,刊文《加大高校正风反腐力度》。

其中,《还高校一片廉洁天空》一文中称:最近,有媒体初步统计,十八大以来,共有100余名高校负责人因违纪违法被立案查处,意味着平均每月约3名高校负责人被查处。这里边,既涉及“985”“211”知名高校,也包括地方一般院校。无论是频率还是广度,高校反腐的强劲态势都引起了广泛关注。

曾几何时,大学被人们誉为象牙塔,是许多人心目中的一方“净土”。然而,近年来不断发生的高校腐败案,却一再警示人们,教育领域绝非清净之地,教育部门也不是清水衙门,“象牙塔”里蛀虫造成的危害,切不可掉以轻心。

从采购设备吃回扣、基建工程暗箱操作,到人事腐败、招生腐败、学术造假、科研腐败等,高校腐败易发多发,呈现出主体趋多、领域趋广、性质趋重的态势。其结果,不仅对教育资源和教育事业造成了损害,扯了创新的后腿,也在冲击着人们的价值观念。

在很多人看来,高校是立德树人的殿堂,高校工作人员理应学为人师、行为世范,是社会良心所在,更是良好风气的标杆。当腐败的“画皮”被揭下,一些丑陋现象曝光,残酷的事实给人们带来较大的心理落差,这势必向社会心理注入负能量,尤其对年轻人的负面示范效应不容忽视。

高校腐败现象,与其他领域腐败并无二致,本质上都是一样的,症结上也是相同的。随着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,相关的资金、资源也越来越集聚,资金分配权、人事管理权和项目审批权也越来越向高校一把手、关键岗位负责人集中,再加上相对封闭的运行机制,必然造成腐败的高危区域。

因而,高校要把好决策关、财务关、基建关和招生关,归根结底还是要把好权力关,让高校的权力规范而透明地在监督下运行。

高校有其特殊性,不同于党政机关,高校的治理更应遵循教育规律来办事。把好高校的权力关,既有赖于高校领导干部的严格自律、党性修养,更得靠现代学校制度。从大的方向看,就是深化高校改革,处理好权力和学术的关系,完善高校内部治理结构。

一方面,推进行政权、教育权和学术权分离,整治行政化、功利化等顽疾;另一方面,使基建、教学、教务、财务等方面信息透明化,接受师生和社会的监督,同时加强对高校领导干部的管理,抓作风不搞例外,反腐败不留死角,打造经得起考验的权力,还高校一片廉洁天空。